我是一只狗
用人类一条小腿的高度窥探着世界
当我还是一个人的时候
我无比希望变成一只狗
遇到一个善良的主人
陪我过完短暂的一生

那时候天空代表着向往
凄惨着美丽着的语言仍然有生存的土壤
我和很多人一样
试着挥动双手
模仿鸟们的翅膀

能量在一次次尝试中转化成无可抑制的失望
跑得更快飞得更高
像是别人眼中的轻而易举和我们生活的千斤重量
暂且把它归结成不切实际的幻想

后来有一只狗
它告诉我们
我们的苦恼和挣扎都只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我们是人
我们把人当做与生俱来的幸运
再用人的高度去向往

站在更低的起点上
比如
一只狗

你想要什么
骨头
和更多的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