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后的成州依然处在节日的氛围中,整齐的街道上挂满了金徽酒业的红色灯笼,街上游人如潮,都赶在正月十五六看社火,狂夜市。玩耍的孩子拿着新买的玩具追逐嬉戏,走亲访友的人络绎不绝。远处,大山开始从寒冷的冬季苏醒过来褪去冬的外衣,高大矮小的林木抖擞精神朝着太阳伸展枝桠,植物的种子经过一冬的孕育渐渐的从土壤中探出头来发芽吐蕊,清清的溪水流过山涧,顺着陡峭的崖壁垂直跌落泻入深潭,激起阵阵涟漪。

不经意间就到了去单位报到的日子。于是翻开电话本,查看培训时认识的几个分配到同单位的同事的电话。久超,报考的农技专业,面容清秀,举止文雅,戴着一副眼镜,个子中等,很干练的一个年轻小伙。记得是在县医院体检时认识的,当时在莲湖公园聊了很多的话题,很是投缘,彼此都有相见恨晚之感。他是一个很有生活阅历的人,干过许多行业,去过很多的地方,很有作为。通过自己的努力买到了一辆微型面包车,通过跑运输积攒了几万元,大家都很佩服他。拨通久超的电话,联系好去苏元报到事宜。

苏元,成县西部的一个边远乡镇。与小川、索池、纸坊毗邻,气候温润,物产丰饶,民风淳朴,历史文化积淀深厚,自然风光优美。是旅游度假,休闲观光,愉悦身心的绝佳之地。嘉陵江支流犀牛江缓缓流过,滋养着这里的每一片土地。两岸群众与河流为伴,朴实劳作,繁衍生息。每一个苏元人,不管他身居何处,富贵贫贱,都不会忘记母亲般滋养自己成长的犀牛江,犀牛江水早已和自身的血液融合在一起。

临走前的晚上接到久超的电话,让第二天一早在西峡东入口处等候一起去单位。即将走上新的工作岗位,心里五味陈杂,有欢喜,有忧虑。就在前几天母亲特意带了一袋子她在新疆采棉时省吃俭用以工资抵兑的棉花去城里打棉絮,还购买了一床崭新的床单被套。生怕自己的缝纫手艺不好特意叫来邻居家的婶婶来帮忙缝制。婶婶不时的调侃母亲,市场上有现成的买上就好了,为啥还要大费周折来缝制呢。母亲听了也不做解释,只是低着头伺弄着手里的针线,母亲的恩情是这般朴实而不用言表。临行密密缝,也惟有母亲让我在夜阑人静时,情不自禁,泪雨滂沱。

第二天一早就接到久超电话,已在西峡东入口等候。因为是要进入一个全新的生活环境,母亲又担心我饮食不规律,不停的叮嘱,要按时吃饭,到单位听领导的,和同事别闹矛盾一大堆的话。由于时间的关系没和母亲说过多告别的话,带着衣服被褥走出了巷子,我偷偷的回了一下头,隐约看见母亲湿润的眼睛。孩子始终是母亲身上的一块肉,不管你过的好与坏,母亲终究是这个冷漠的世界里最关心你的人。当我走出巷子踏上公路时久超的车已在路边等候,放置好行李,车子启动,出发。微面在久超的驾驶下平稳的行驶着,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爱情、书本、旅游等都进入了话题。车子在蜿蜒曲折的山区公路上穿梭,不觉已快到小川。久超说要介绍两个新同事芳飞、小诚给我认识,他们俩是畜牧专业的,会在小川等我们。今天天气还不错,空气很洁净,人也很舒服。过了加油站就是小川了,路上时有前往镇子上赶集的,有挑着蔬菜去出售的,有提着袋子背着背篓贩卖货物赚取差价的,更多的是到镇子上散心和购买生活日用品的。

车子刚进镇子就被涌动的人潮所阻滞,不能快速的行驶。久超不愧是在大城市成都开过车,驾驶技术非常的娴熟。只见他不慌不忙,有条不紊的打方向、换挡、收控油门。车子在他的控制下特别的听话,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轻巧的移动。不一会儿,就到了黄陈路口,此时两位同事已准备妥当在路口等候。只见他们中有一位个子很高,很瘦,长的很俊朗,很精神。另一位戴着眼镜,很是儒雅,举手投足间给人一种清爽之感。车子停妥,下车,立刻和他们攀谈起来,我们之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时之间竟忘记了时间,只到有车在后面鸣笛才反应过来。人多力量大,四个人一起动手,行李很快就放到了车上,该出发了。时间已近中午,行至翻垭路口,向右拐就是去苏元的路。由于修建十天高速的原因,此路段并没有硬化。

车子在高地不平的土路上颠簸行进,偶遇土坑加之路面宽度限制,无法避让,车轮不得不从或大或小的土坑上趟过,挤压的车架和悬挂摩察吱吱作响,若是遇到雨雪天气更是泥泞难走,这就是通往苏元的通乡公路。要想富,先修路,道路的畅通与否是制约一地发展的首要因素。只有路通了农产品才能出的去,外边的物资才能进的来,商业才能发达,市场才能兴盛,群众的收入才会增加,社会才会和谐繁荣。路的两旁长满了洋槐和杂草,由远及近是大小不一的块状田地,连绵低矮的丘陵。丘陵沟壑间林木交茂,溪水淙淙,鸟声阵阵。不时有松鼠、野兔从路旁的草丛中窜出,碰到车辆或路过的行人箭一般地消失在齐人高的蒿草丛里。

时间一分一秒,欢笑声一阵高过一阵,转眼已到乡镇府所在的龙勿(龙窝)村。其名因其漏斗状的地形而来,四周高耸起伏,中间封闭紧锁,登高俯瞰,似蛟龙盘卧酣睡,故称龙窝,后简化为龙勿。龙勿街道不大,逢集时小川、纸坊、本地商贩一早就赶来沿着街道铺摆货物,占个好摊位,扯开嗓门叫卖生意。整个街道人头攒动,这边大人领着小孩在吃凉皮,那边貌美如花的姑娘在挑选自己中意的花布鞋,好一条山乡中的集市,供应着全乡的生活物资。土生土长的苏元人很热情、朴实,大人们会在购置好货物后给自己的长辈和孩子悉心挑选一两件物品带回去。傍晚,龙勿上空烟幕聚集,翻滚,升腾,那是农庄人家的媳妇在给家人烹调香烹烹的饭菜,等待上学的孩子和在田间劳作的丈夫回家吃饭。乡镇府就在街道旁的小坡上,也不算是坡,是三四米高的土坎。村里的人都会选择逢集时来龙勿,赶集办事,一举两得,在乡镇府办完事,到街上购置家里需要的物件,抄小路就回家了。

车子停到单位的院子,当即有办公室的同事赶出来问候,招呼,安排住宿等事宜。就此,将开始人生的另一场征途。

苏元,就这样我来了。来的没有任何压力,没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只有一份向上的憧憬与生活的无奈。

光阴似箭,一年的岁月已悄悄流逝,为当初的自己和即将逝去的青春做个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