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灯的光收回到那两根细线里面,

我的世界开始变得无比的辽阔,

山回路转的迷雾瞬间消失殆尽。

我走过大山、大海、河流、平原,

迎着日出唱起那不完整的小调,

虽然不是高山流水、颠荡起伏。

却一马平川、直插云霄,

眼前的黑暗是对面世界的明亮,

眼前的曲折是未来的一马平川

良驹千里行,吃遍路边草。

天亮时,我把世界尽情的转动,

我把平川放进现实的版图。